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 统计文化

童年的煤油灯
文章来源: 临洮县统计局-刘红娟    发布时间: 2018-05-07 11:21  字号:【

  今夜,雷电交加,一场大雨不期而至,忽然停电,家里一片漆黑。我找不到蜡烛,只好翻出珍藏的煤油灯,添了些植物油点燃。这是一盏古朴精致的煤油灯,如水杯大小,花瓶形状,记得小时候是常放在堂屋里的。

  曾记得几年前,家里要翻盖新房,我和弟弟清理杂物,发现了这只煤油灯。当时,它静静的躺在尘埃里,我对弟弟说,“给我吧”!于是我擦亮了它,且收藏了它。

  时光穿梭到了我的童年,在乡村黑魆魆的夜晚,煤油灯呼呼上窜的火焰,总能给人带来一丝丝温暖,对来说,那是遥远的回忆了。

  在昏暗的煤油灯下,姥姥觉得时光会从指缝中溜走,似乎总有碾不完的羊毛。姥姥在捻线时,一只手拿着一根小棍子,另外一只手从一团羊毛中攒出一根,续上的羊毛线快速的缠绕在小棍子上。我很赞赏姥姥的这项技能,心想,换做我,不知道要折腾多少的时间呢!

  到了上学的年龄,我回城时,家里依然在使用煤油灯,一盏在厨房使用,一盏供我们写作业,还有一盏堂屋里用。

  那时,父母白天要忙活地里的庄稼,回到家赶紧做饭、喂猪,等到吃晚饭时,天已黑了,妈妈就点燃煤油灯,收拾碗筷,洗锅洗灶,和面发面,搓麻绳、纳千层底或缝缝补补。爸爸则斜卧在炕头吧嗒吧嗒的抽起旱烟,旱烟棒子一明一暗,映衬着爸爸脸上的条条皱纹。

  在煤油灯下,我们姐弟几个炕上翻翻倒立,或做做我们的“皮影戏”,这是个十分有趣的小游戏,对着煤油灯昏暗的光线,在墙壁前做做小兔、鸽子的手影子,还你推我搡地讨论着谁做的像,谁做的不像。有时也做一根线转圈圈的游戏,翻翻花绳等。

  点燃的煤油灯,会有好多的灯花,如一粒粒赤金豆在跳跃,这是妈妈最喜欢的,妈妈说,“这么多的灯花,真是个好兆头”。我看着一串葡萄般垒叠的灯花,听着噗嗤噗嗤火苗燃烧的声,常拿根妈妈的缝被子的大针,朝上挑来挑去,希望挑出更多的灯花。

  夏夜,星星点点,天宫好似离我们更近些,仿佛伸手就能摘到一颗。我们几个小孩则指着那几颗离我们最近的星星,可是数来数去,总也数不清。此刻,堂屋里摇曳的煤油灯与天上的星星遥相呼应,仿佛也成了天上的一颗星星……

  有时,自己也会用墨水瓶做一个煤油灯,搓一条棉花线做灯芯,找个小铁片做灯盖,一个简易煤油灯就做成了,我常在这样的莹莹光线下,完成家庭作业。

  时光流逝,那时在昏暗且古色的煤油灯下,承欢父母膝下的我们,是最最愉快的,也是最美的时光,虽然没有电视、没有网络,物质缺乏,但岁月静好。

#
联系我们|版权保护|网站帮助 | 网站地图
办公地址:定西市安定区安定路1号
咨询电话:(0932)8213991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发E-mail至:dxsjszx@126.com
 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67号 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、复制 定西市统计局 主办 
         备案序号:陇ICP备12000615  网站标识码:6211000025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18/05/07 11:26:24